德国品牌Zirkulin联手阿里打赢商标维权战

发布日期:2019-09-17 22:02   来源:未知   阅读:

  水宝宝、安耐晒、科颜氏……近年来,不少国外知名品牌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并不约而同选择在天猫开设品牌旗舰店。然而,高知名度也给品牌带来麻烦,个别人恶意抢注商标,并利用“通知—删除”机制频繁投诉,试图牟取不当利益。前不久,德国天然健康养护品牌Zirkulin(哲库林)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

  Zirkulin品牌1930年诞生于德国,主打的健康产品畅销全球47个国家和地区。2016年11月,Zirkulin入驻天猫平台,开拓中国市场,谁知初来乍到,便遇到商标抢注者频繁投诉。

  原来,Zirkulin品牌虽然在天猫开设了旗舰店,却还没来得及在中国申请注册英文商标。2017年,北京某公司利用其注册商标滋可利Zirkulin,开始频繁投诉Zirkulin旗舰店,数量达300条次。该公司还先后向Zirkulin、阿里巴巴发起诉讼,索取赔偿。

  2019年1月1日施行的《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这就是通常所说的“通知—删除机制。”

  在电子商务领域,删除意味着长期、巨大的经济损失。正因如此,阿里巴巴平台在履行法律规定的相关义务时格外谨慎。在接到来自Zirkulin品牌方的求助后,阿里巴巴法务专家玉灵第一时间与阿里平台治理小二介入,在发现北京某公司存在恶意投诉行为后,坚决对这些投诉不予处理。“阿里巴巴平台上的‘通知—删除机制’,是为了保护正当消费者,而不是恶意抢注者。”玉灵说。

  在阿里巴巴法务的建议下,Zirkulin随后对第18007926号滋可利Zirkulin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原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后认为,争议商标滋可利Zirkulin的英文部分与德国Zirkulin公司的商标相似,且该公司共注册了161件商标,其中,Steiff是有150年之久的德国泰迪熊品牌,Bijou Brigitte是一个德国小众首饰品牌。被抢注的Merrythought和R.John Wright是欧美玩具品牌,目前尚未进入中国市场。商评委最终对北京某公司注册的滋可利Zirkulin商标宣告无效。

  据了解,近年来,阿里巴巴知产法务团队已联手水宝宝、安德玛、百利猫粮等在阿里巴巴平台上开店的品牌商家告赢恶意抢注商标者,并将多家利用抢注商标恶意投诉、进行敲诈勒索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诉至法院。2018年8月,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针对李某抢注水宝宝标识后恶意投诉的行为作出判决,认定李某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其赔偿原告拜尔集团经济损失70万元。

  据了解,建立“通知—删除”机制原本为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但现实中这一机制被恶意抢注者滥用的情形时有出现。个别抢注者频繁投诉,胁迫商家交纳所谓转让费、使用费,严重干扰正常品牌商家经营活动,也影响电子商务产业健康发展。

  《电子商务法》规定,因通知错误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加倍承担赔偿责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法律要求电商平台建立的“通知—删除”机制,是为了保护正当维权的权利人,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恶意投诉,而非正当维权,则平台完全有权利拒绝。

  “在阿里巴巴的努力下,2018年被恶意投诉的商品量下降59%,被恶意投诉的商家减少44%。”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相关负责人说。他认为,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恶意投诉,而非正当维权,平台会坚决拒绝。玉灵表示:“对于滥用平台投诉机制的行为,阿里巴巴将联合权利人发起诉讼,追究其民事责任。”

  “除电商平台建立‘黑名单’制度外,法律上也应尽快制定出配套方案,包括恶意投诉行为的法律认定、恶意投诉导致损失的救济性规定以及相应的平台免责措施等等。”刘晓春说。她呼吁,在恶意投诉达到相当危害程度时,应追究投诉人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